阅读历史
换源:

1346 一场告别

作品:末日乐园|作者:须尾俱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16 04:51:31|下载:末日乐园TXT下载
  【我发现到关海连的时候,反响就很少,可能他的剧情一直平平淡淡吧?最近更新时间越来越晚,真的很影响我……趁着没人发几句牢骚】

  迷迷糊糊之中,林三酒的耳朵里一直响着“啪沙沙”的轻微声音,不停地敲打着她疲劳过度的神经。尽管是半梦半醒之间,可从身体的颠簸感来看,她感觉自己此时似乎正在一辆车上……

  一包放在箱子顶端的黄油小饼正跟林三酒一样,随着车子而震动着。忽然从箱子后头,悄悄地伸出了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似乎想去够那袋小饼。不过车子这时正好抖了一下,被兔爪一推,那袋子就啪地摔了下去,拍出了底下“啊”的一声。

  罪魁祸首探出头一看,正好对上了林三酒睁开的眼睛。

  “醒、醒了啊?哈哈……”棕毛兔干干地笑了两声。

  林三酒把饼干从脸上拿掉,感觉头还有些昏沉。她慢慢地爬起了身,四周打量了一圈。

  她正躺在公交车的过道上,身下不知被谁体贴地铺了一条浴巾。大概是为了给自己腾位置,两旁摞起了高高的食品箱子,棕毛兔此时就趴在最上层的一个箱子上。

  “小酒?你醒了?”

  从公交车驾驶座上,传来了胡常在的声音。他抽空回头看了一眼,见林三酒果然坐起了身,整张脸立刻亮了:“太好了,我一直都担心得够呛!”

  这个时候,她的回忆才慢慢地涌进了脑海,填补了昏迷时的干涸大脑。

  ……方丹被12杀死了。

  第一个念头就紧紧地抓住了她的心脏。

  谁也没想到她竟然是一个签证官如今,林三酒失去的不仅仅是拿到签证的机会,还失去了一个朋友。

  而12趁着五个干部落败,绿洲一时防守空虚的时候逃脱了。玛瑟为了保持住自己,不因距离过大而消失,提前一步赶了上去,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玛瑟怎么样了?卢泽醒过来了吗?

  “我睡过去多久了?”林三酒一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涩。

  胡常在有些不安地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这才带着点儿后怕说道:“都已经整整一星期了。要不是你呼吸心跳都正常,我险些以为你死了……”

  一星期?林三酒一惊,马上就要站起身,脚步却虚浮了一下,差点没站稳。

  “已经这么久了?玛瑟她”

  早就料到她有此一问的胡常在,忍不住低低地叹了口气:“你昏睡过去以后,我们商量了一下,就顺着玛瑟离开的方向一路开过来了。可是走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却连玛瑟的影子都没瞧见,我想不是走岔了,就是他们半路上改变了方向……”

  也就是说,跟玛瑟失散了。

  林三酒顿时头疼起来。

  在一片隐隐发疼的茫然里,她原本激烈的情绪仿佛也退得远了一些;焦虑、担忧、懊悔,模模糊糊地在脑海中此起彼伏。反而是一个自我安慰式的念头,却越来越清晰:没有消息,也许就是最好的消息……

  站直身子,林三酒的目光在车厢里四下一转,心里滋味说起来也有点复杂。在绿洲呆了还不到两个星期时间,陪她一起去的人,就都不在身边了;反而是一些新的面孔,成为了此时一起上路的伙伴。

  棕毛兔到底还是咬开了那一包小饼,伴随着清脆的“咔咔嚓嚓”声,一边的兔脸鼓成了圆球。

  林三酒盯着它皱眉想了想,问道:“那白教授她们和海天青呢?怎么就只有这只兔子反而还在?”

  “你的卡车,现在正由海干部开着呢。至于白教授……在你昏迷过去以后,我们在废墟里发现了从堕落种手下死里逃生的幸存者,大概有二十多个吧。白教授说,既然她做了错事,那就由她来承担后果,所以和徐晓阳一块儿留了下来,打算重建一个人类避难所。只不过这次没有了堕落种的外世界科技帮忙,我看会很艰辛……”说着,胡常在也不禁有点唏嘘。“虽然是你的东西,不过我擅自做主给他们留了一些吃的,抱歉啊。”

  这倒没什么大不了的说起吃的,林三酒不知为什么看向了棕毛兔。

  棕毛兔正好迎上了林三酒投来的目光,它带着几分莫名的骄傲感一抬头:“我觉得你们虽然粗暴了一点,但人都挺仗义的。再说你的战斗力差,我也很担心你,就留下来了”

  胡常在根本没有给它留一点面子:“假话啦。它一个兔子,虽然能力很好,但是人外有人,说不定哪天就会被人抓去吃了……为了安全着想,况且它和海干部关系也不错,所以就跟上我们了。”

  明明刚刚才经历了一场生死艰辛,可看着棕毛兔那副恼羞成怒的样子,林三酒还是有点想笑。

  不过,明明都已经醒过来了,怎么耳朵里那沙沙的声音还在呢……

  她抬眼朝窗外仔细一看,不由愣住了,话都有些说不完整“这个、这是……”

  刚才没看清楚,是因为窗外满满的白色蒸汽,一团一团地附在玻璃外。只有留神了,才会发现有许多细小的水珠正不断地打在玻璃上,汇成细流,漫延在窗框里。

  有点不敢置信地,林三酒摸了摸跟往日比起来热得不同的玻璃:“……下雨了?”

  “对啊。”回答她的是棕毛兔。后者跳到地上,咬开了刚才那包小饼,一边吃一边答道:“已经下了好几天了,我们都看腻味了。雨水滚烫滚烫的,也不能喝,闻起来一股硫磺味……开车不敢开快,雨刷也都快刷烂了,讨厌!”

  林三酒唔了一声,仍然新奇地看了好一会儿的雨,看了半天,她还把窗子打开了。正如兔子说的一样,雨水大概是水刚烧开以后不久的温度,按以前来说肯定要把人烫疼的但是浇在林三酒手上,她只觉得温热热的,十分舒服。

  硫磺味果然很浓……

  咦?

  等等,这不就是温泉吗?

  自从极温地狱降临后,天天出汗、却再也没有好好洗过一次澡的林三酒,突然心底生起了一股痒痒的渴望。这两个月以来,她简直成了野猪汗水黏了一层又一层的沙土灰尘,使她的皮肤摸起来粗糙得要命。

  她立刻让胡常在停了车,又叫住了海天青的卡车,鼓动着二人一兔都跟她下车找桶去了。

  桶这个东西,说起来好像到处都是,找起来却比想象中难多了尤其是在许多塑料制品都在高温下变形了的情况下。几人转了一圈一无所获,林三酒干脆挽起了袖子,自己找了块地方挖了个半人深的坑,随后用遮光布和石头把坑的底部、四周都铺上了,防止漏水。雨势不小,不一会儿,就盛满了热气腾腾的一坑“温泉水”。

  虽然水算不上太干净,但看起来已经足够奢侈。

  对于男人来说,用不着挖坑,天上下的就是热淋浴了,因此也来了兴致;在他们走远了以后,林三酒忽然抓过棕毛兔,一把按进了水里,笑着说:“来,你也享受一下!”说着,她就除去了外衣,跳进了水坑。

  棕毛兔“呼哈”一声,从水面上冒出了个头,愤愤地喊了一声:“兔子是不洗澡的!”

  一回头,看见林三酒光裸的肩膀露在水面上,在白雾里若隐若现它尴尬地砸了咂嘴,转过头玩起了自己的耳朵:“……那个,我其实是男兔。”

  林三酒看着它:“那又怎么样,还不终归是一只兔子。”

  就算会说话,也是一副根本让人害羞不起来的、毛茸茸的长相!

  “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只兔子又会说话、又有能力?”林三酒不以为意地一边往身上泼水,一边问道。

  “你看我长得这么可爱就知道了,我以前也曾是一只宠物兔,还是名种呢。”棕毛兔好像被勾起了回忆,也忘了男女有别了,拉长了声音说:“我以前的主人虽然很讨厌,总是限制我的自由,不过说到底还是很爱我的。温度飙高后的那几天,我记得家里什么都没有了,水也没有、食物也没有……他尽管虚弱得不行,还是出门找吃的去了。整整一天以后他才回来,浑身是伤,手里除了一个方便面,竟然还有一把草。”

  顿了顿,这只名种宠物兔才带着一点感伤继续说道:“……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竟然还有草,本来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不过我那时还是个傻兔子,几口就把草吃了,什么也没多想。自从吃下了那草以后,我渐渐地有了智慧,也生成了能力……反而是我的主人,终于没熬过去,死了。”

  那草想必是新世界生成的特殊物品吧?林三酒在心里描摹了一会儿那位主人的模样,觉得他一定生得很温柔轻轻叹了口气,她安抚似的摸了摸它的头。

  棕毛兔郑重地说:“你现在知道了,我也是有名字的家兔。你以后叫我‘爹’就行了。”

  它头上的手立刻将它按进了水底。

  跟爬起来的棕毛兔打闹了一会儿,林三酒被它一对长耳朵甩得满脸是水,不知道是玩了一会儿、还是因为洗澡洗得很舒服,她的心情倒是畅快了不少。眼见洗得差不多了,加上昏睡了一个星期她也饿得够呛,林三酒终于有些恋恋不舍地从水坑里爬出来,换上了准备好的干净衣服。

  滚烫的雨水依然不停地由天空中浇下来,好像是为了弥补之前的干旱一样,大团大团的白雾在地面上被激了起来,慢慢地浮到了半空。源源不绝的新雾与之前的雾气一起,氤氲了天地,模糊了视野。

  “喂,胡常在,你们洗好了没有?在哪儿呢,我们要过去了哦?”她朝远处喊了一声。“快点穿好衣服!”

  远处传来了胡常在慌慌张张的应声。

  “都说了老子是男兔啊……我看他们才是理所当然的。”棕毛兔嘀咕着。

  辨清了方向,一人一兔就朝着刚才胡常在出声的方向走了过去。

  此时白雾迷蒙,看不清前路,走起来很是有点费劲

  可是,也不至于走了二十多分钟还没走到吧?

  一连高声喊了几句,却一直都没得到答复,林三酒不由停住了脚,表情凝重了下来。

  棕毛兔也感觉到了古怪:“奇怪了……刚才明明就是这个方向传来的声音啊?听着可没有这么远。”

  人兔互相看了一眼,都暗暗地提起了戒备心。

  刚迈步要走,猛然间一声清脆的铜锣声打破了白雾世界中的寂静,吓了他们一跳这锣声像是环绕在每一个方向上,随即一个热情的声音不知道从哪儿响了起来:“大家下午好!”

  这时,从身边不远的雾气里,又地从不同的方向走来了人要不是离他们最近的那两人,看着似乎比林三酒他们还要惊慌,只怕林三酒早就一拳打出去了那两人正窃窃低语着什么,语气里透着浓浓的不安。

  白雾里影影绰绰的人影,已经越聚越多了;难以言表的诡异气氛,正悄悄地压了下来。正当林三酒抓起兔子就要走时,那个高嗓门就又开口了:“……人都到齐了吗?我很高兴能在今天,欢迎大家参加年末迎新之红白对抗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