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二十一 永夜宙域与梦 其一

作品:NC031年鉴|作者:坁屿堪岩|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7-18 02:02:08|下载:NC031年鉴TXT下载
  安佳和杰尔穿行在走廊之间,杰尔看着堡垒结构地图中自己与同伴们的位置逐渐远离,发出了不满的啧嘴声。

  “由于近日堡垒内量子传输电梯处于建设阶段,不可避免的会在堡垒空间内出现量子纠缠现象,”安佳一边领着杰尔前往他的房间,一边解释着,“考虑到您特殊的量子敏感体质,我们为您安排了一处离修建区域较远的房间。”

  杰尔打开数据板,在堡垒结构地图中确认并证实了安佳的话,顺便补充了一句:“不知道谁告诉你的,但是我不是量子敏感体质,我这叫强量子感应体质。”

  安佳停在了一间房前,用手环刷开了门,“您自己能适应就好,”她转身向杰尔伸出手,“握个手,我就可以把开门协议传给你啦。”

  杰尔看着安佳伸出的手,用平板碰了一下,完成了协议传递:“别多心,我就是怕我现在握握你的手,等会儿就有一支舰队在等着我了。”

  安佳收回了手背在身后,退到门旁给杰尔让了一条通路,低着头说:“如果先前的变故让您很讨厌我,我可以理解,但我对那一切都不知情,我希望得到您的原谅。”

  杰尔看着眼前扭捏的Cal外交使者,感觉自己做的确实有点过火,多年来自己对Cal的偏见及前些日子Cal对建舟和艾维苏所做的一切让自己对安佳的判断蒙上了一层色布。眼看着安佳快要哭出来了,杰尔决定做点什么来补救一下。

  “你先跟我进来吧,”杰尔碰碰安佳的肩,走进了房门。安佳不可思议地看着杰尔,即刻开始不断的鞠躬:“谢谢您,谢谢您......”

  或许她真的是个不错的人呢。杰尔想着,坐到了工作台后:“你也来坐坐吧,还是说你还有工作要忙?”

  “没有没有,”安佳快步坐到了杰尔对面,整理了一下仪表,眼角还闪耀着没有擦去的泪花,“您愿意与我交谈,我很荣幸。”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看你快哭了我就说我来安慰一下,”杰尔还是这样直来直去,惹得面前的安佳破涕而笑,“我也不知道说什么,要是聊艾维苏我感觉你又会太难过。”

  “您是这么想的吗?”安佳微笑地看着杰尔,“可能是文化区别吧,在Cal,人们不为死去之人哭泣。”

  杰尔饶有兴趣的继续问:“那他们还会为艾维苏哀悼吗?在经历了全星球的愤青运动后?在艾维苏的死亡无法逆转之后?”

  “哀悼会以仪式的形式进行,因为在Cal的传说中,人在死前会飞速回顾自己的一生,那样的痛苦是不可想象的,只有哀悼才能平息痛苦的灵魂。”

  杰尔看着眼前的安佳,面前的这位Cal女性没有一丝谈及死亡时的恐惧或退却,一切都是如此的坦然,杰尔不由心生敬意。

  “希望他没有痛苦吧,”杰尔起身把身上的枪剑一类东西都给放置好了,坐到安佳的身边,“那你呢,之前刘垚说你想继续从事外交和助理的工作,有个理想的结果了吗?”

  “没有呢,”安佳起身走向门外,“这刚好提醒了我,我可以去问刘垚先生要份工作或者职位之类的,之后还会有其他工作人员到来,我相信我能够找到一个归宿的。”安佳鞠了一躬,准备离开。

  “你就跟我混了,怎么样?”

  杰尔看着在门口凝固住了的安佳,嘴角泛起了欣慰的笑容。

  “可是您一直都对Cal有很深的不满,先前的会议里您也......”安佳没有回头,用颤抖的声音回应着。

  “如果我们没法改变过去,我相信我们还能改变未来,不要让过去束缚自己。”杰尔模仿建舟的声音说着,起身面对安佳,张开双手,“我这不是刚好缺一个助理吗?”

  安佳转过身来,双眼的眼白消失了,瞳孔已经整个变成了油亮亮的草绿色。她走进房间,单膝跪下,尊敬的说到:“明白,杰尔先生。”

  ......

  “所以我到底应该住哪?”建舟尴尬的笑着,看着自己如果是人类那住进去也没什么的房间,“虽然我的能源机器是双核辐射接收机,可以摆脱充能平台。”

  “但是体验一下机械公民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Alisa拽着建舟的手往电梯拖,惹得一旁的Todd和刘垚忍俊不禁。

  陈建舟的房间构造与M87堡垒的工作室房间相比没有发生变化,只有一个充能平台简单的放在床尾,地球人类的起居用品和设施也都放置在其中,显然没有为建舟的新身份做新准备。

  “两天前就通知他们了,我们这都折腾多久了他们一点改变也没有。”刘垚在一旁发着火,他对着Todd的头一顿戳,“你不是很重要吗?这么点事都处理不好?”

  “堡垒主要还是tiw的人管着呀,”Todd闪到一旁,“我起重要的辅助作用。”

  几人正乱作一团,建舟房间周围的墙壁上的缝隙逐渐被涌入的光线填满,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众人看着突然发光的墙,却发现光线突然从缝隙中涌出,在空中汇集,形成tiw人的身体。

  “是斯玛特先生,”Todd敬了军礼,剩下几人也敬了礼。

  “招待不周、礼数不尽,我都了解到了,没办法,这些家伙对谁都这样,”斯玛特落地了,身形化作成年地球男性模样,“我申请长期与你们一同行动,已得到批准。”

  “那我爸的房间你快去搞定呀,”Alisa在显示屏上对斯玛特使眼色,“不然他就只能和我一起去充能平台过夜了。”

  “了解,我会让他们迅速解决。”斯玛特看了看房间,关上了房门,走向建舟,“陈建舟先生,现在还请您与我同行。”

  建舟回头看看Todd和刘垚,再回头直面斯玛特:“是只针对我的邀请吗?”

  斯玛特笑了,清脆而纯净:“当然不是,大家都来吧。”他向Alisa招招手:“Alisa小姐也来吗?”

  “#保持联系。”Alisa给Todd留了口信,向斯玛特挥挥手,跑向了电梯。

  “我们这是要去何处?”在走廊漫步的时候,建舟问斯玛特。

  “我们去点亮宇宙。”斯玛特微笑着,“所有的宇宙。”

  所有的宇宙?建舟稍有疑惑,不过也没有再多想,跟随Todd向机库走去。

  ......

  陈笙扶着监察室的栏杆,皱着眉头看着坐在铅壁牢房里的Juda,他正在接受最后一次常规认知测试。

  “7号图片内容,请回答。”

  “AC1927年第五届索尔维会议部分参会人员合照,从左起依次是彼得·德拜......”

  “可以了,下一项,8号箱内部内容,请回答。”

  Juda起身,走向8号箱,他的行动比之前疯狂时期稳重了不少。

  这也可能是表演出来的,要多加小心。陈笙心想,时刻注视着Juda。

  “气候控制装备宇宙时间18:00-20:00呈现场景。”

  “测试通过。”

  所有工作人员开始收拾整理设备仪器,陈笙的眉头也舒展了不少,她从监察室走下,迎接了重获新生的Juda,她转向其它工作人员:“善后就交给我吧,各位可以先休息了,注意保持工作频道在线。”

  她带着Juda来到康复室,自己坐在了弹力球上,示意戴着应急装置Juda随意,Juda随即坐在了病床床沿,静静地看着陈笙。

  “你老实了好多呀。”陈笙笑着对Juda说,“现在你脑内是谁呀?”

  Juda又看了陈笙一会儿,突然不自然地笑起来,用刘圭的声音说:“我没有老实哦,我还是那个疯子,以前我是一整个疯子,现在我被拆成了11个疯子。我感觉轻松了不少,至少我能决定谁来疯了。”

  陈笙的表情再一次平静了下去,她不再看Juda:“你的精神状况依旧不稳定,仍需要接受治疗。”

  Juda放肆的笑了,他跳下病床,躺在陈笙面前,狂乱地对陈笙说:“我为什么不稳定呀?”

  陈笙退到了门口,手里握紧了应急装置启动器:“因为你依旧是个疯子。”

  “不,陈笙女士,”Juda在地上翻滚,狂笑着,“我在恐惧,每一个我都在发自内心的恐惧。”

  “你为什么恐惧。”

  Juda停止了疯狂,冷静地跪在地面,启动了全息投影:“我恐惧你。”

  影象里的陈笙年轻而阳光,像一朵怒放的凤凰花。

  陈笙启动了应急装置,Juda全身一阵抽搐,向后倒去,投影被强制停止了。Juda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诺亚活到六百岁那一年,2月17日那一天,浩瀚深渊的泉源尽都裂开,天上的水闸都打开了。”他努力望向陈笙,“快收起可怕的洪水吧。”

  陈笙靠在门上,头疼欲裂。全息影像中的的确是自己,但她已经记不得全息投影中的一切了,如果是Juda伪造的也具有可能,但那一切实在太过真实,不像一个疯狂智能机械能够做到的。

  是那段记忆。

  陈笙明白了,陈建舟不是唯一一个被修改过记忆的人,可能自己认识的人都被修改过,可能自己眼前的世界就是虚假的,而自己正在经历着记忆的改造。

  陈笙关闭了Juda,召集了工作人员完成最后的修缮——提取那段记忆。陈笙取下了眼镜,将多年前刘垚给予自己的权限码输入数据板身份频道。看着自己的讯息权限达到红色通道,汗水从她的发间滴落。

  这必将是一段痛苦的寻梦之旅。

  只不过陈笙已没有机会再退缩了。